週六一整天和阿托過了
很爽很愉快的悠閒時光
他對喵喵叫  跟我撒嬌
兩個人窩在一起睡大頭覺
 
晚上看電視看到一半
聽到後面巷子有小黑的嘶吼聲音
心想不妙
因為王媽媽的脫線
忘了把我千辛萬苦設下的關卡恢復原狀
結果讓阿托逮到機會溜到後面的巷子
 
煩死了啦!!!!!
 
好不容易開了難開的後門
貓咪的聲音已遠揚
用飛快的速度從前門衝出去
也不管自己的那該死的髖關節了
到了後面只能容納一個人的小巷子口
果然托托和小黑正在對峙
一黑一白頭貼的超近
我大叫:托托回去!托托回去!
前面的這一兩聲
阿托還不理我
非常融入現場的戰局
回神發現是我
從我右邊往家裡方向快速走去
當然邊走邊回頭瞄敵手
非常介意小黑
 
才想說:要回家了,要回家了
我的左邊飛快閃過一個黑影
靠的咧!
小黑完全不給人類面子
他還不想放過阿托
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
眼見他快追上阿托了
我開始衝向前
不斷用手朝他搖晃
走開!走開!
小黑看見我開始朝他前進
一個甩尾
消失在巷子中整排機車下
 
老實說
這是我第一次開始不太喜歡小黑了
阿托前天跟他打架
鼻樑有傷
今天這一攤
阿托耳朵有撕裂傷血流不停
更別說頭上有一大道抓傷
脖子旁有一個洞
阿托也很欠揍
搞的一身傷
他自己也不舒服
躺在和式裡抽噎流眼淚
先擦些藥膏止止血
隔天再看看狀況如何
 
起床後覺得傷口還是有點大
趕快去看醫生
周醫師說耳朵傷口有點大
如果介意可以用最小的6號線縫起來
像做美容手術一樣看不出來
但是需要麻醉
不介意的話
就是傷口好後耳朵缺一小角
沒有大礙
當下我的理性下了決定
"不要縫了,沒事幹麻麻醉挨一刀"
處裡好傷口 打個消炎針 拿個藥回家了
 
其實回來的路上
我超級介意阿托耳朵缺一角!
我討厭小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douz 的頭像
adouz

現在是怎樣

adou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